当前位置:主页 > 外交团队 >

最后的武林中国塔沟武校

  又是一年毕业季,芸芸学子抱着成绩的号码牌,在眼花缭乱的学校中穿梭,徘徊。

  哪间高等学府才能让父母有理由,请八百年不见一次面的亲戚朋友,吃一餐充满了尬聊与尬吹的升学宴。

  终于翻完700+页的高考填报志愿指南,认认真真地从中挑选出了“数客服务及博彩专业”,和父母说目标先定个一百万吧。

  另一方力驳出国连老干妈都吃不到,还不如蜀山剑派学学御剑飞行或者桃花岛学学烹饪。

  三十七年前一部《少林寺》风靡全国,拍摄地少林寺所在地河南登封市被封为武术之乡。

  一时间习武之风吹满地,大至九年一贯制,小到仅有几十个学生,毫无未经任何部门审批的武术学校遍地开。

  据说为了避免大概率程度上产生“校外私自Battle”,各个武校之间互相通气错开放假时间。

  有的武校为了充分的保险,不到像春节这么盛大的假期,学员基本就别想出学校了。

  搭档有“百万级影帝”吴京,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成龙大哥,李小龙扮演者陈国坤,功夫影星赵文卓、张震等。

  在2019春晚舞台上表演的节目《少林魂》,直接创下了“最大规模的武术节目表演”世界纪录。

  征服了张艺谋,备时6个月, 克服42米带来的高度恐惧。在南京青奥会开幕式上完成了美轮美奂的《筑梦之塔》节目。

  他们的武术表演团队受到张艺谋这样的评价:团队意识强,荣誉感强,能吃苦能战斗,即便是最难的动作,塔沟也能完成。

  参加过杭州G20峰会表演,第十六届广州亚运会开幕式,第二十八界雅典奥运会闭幕式。

  英国广播电视台BBC为了他们不远万里来到少林,启用了5台摄像机和2架无人机,再加上卫星拍摄,为塔沟武校拍摄了一部纪录片。

  截至目前,塔沟武校培育的同学,已参加国内外重大武术比赛7000多场次,共获得奖牌9159枚,其中金牌4414枚。

  实现了在奥运会、世锦赛、世界杯、亚运会、全运会等国内外重大武术赛事上的金牌大满贯。

  左:奥运冠军张帅可 右:少林塔沟教育集团副董事长、河南省散打队总教练 刘海科

  2008年北京奥运会武术比赛冠军张帅可说:我总有一种感觉,在擂台上不是我一个人比赛,在我的背后,站着两万多塔沟武校的同学。

  接着上回书说到,前些日前波澜诡谲的武林之中,惊现一名自称是少林寺第一护法武僧释延觉。

  成立武术打假联盟,对太极一脉出言不逊,质疑中国武协的段位机制。总之能diss的人他都diss了。

  刘·最强男孩·宝山,武术世家出身,在家里N位大师的熏陶之下,从小燃烧着一颗惩爆济贫的正义之心。

  18岁时第一个报名加入村农名协会,打土豪,分田地。被同村人成为“少林侠”。

  1978年,踏着改革开放的鼓点和号角,刘宝山创立登封的第一家民办武术学校,也就是如今的塔沟武校。

  第二年,刘宝山奉命接待从倭国归来,认祖归宗的日本少林拳联盟会会长宗道臣。二人不免一顿切磋。

  宗氏师徒被刘宝山技术震惊,一句“不归少林寺,焉得刘家拳!”,强势助攻刘宝山树立了一个非常强大的人设定位。

  从此拜师之人络绎不绝。武校从三件茅草房,一间打麦场,发展到天下第一武馆。

  “张三的徒弟打赢了李四的徒弟,那就是张三功夫高;李四的徒弟输给张三的徒弟,你狗屁不是。”三儿子刘海科在一次采访中如是说。

  塔沟武校的发展是“打”出来的,橱窗里的奖牌有多少,学校生存的空间就有多大。

  为了不变成“狗屁都不是”,塔沟武校早早走上了一条代表武术竞技、表演的商业化之路。

  然而这是一个需要文化的年代,农村出身的刘宝生很清楚,只会“打”是没有出路的。

  形成了从幼儿班到专科、本科和国际教学的完整教学体系。甚至还有被国家汉办确定的汉语国际推广基地。(PS:这句画风清奇的描述真的不是广告)

  拥有这么多野鸡大学都高攀不起的教育体系设施,家长们卸下了自己的担心,纷纷把自己的孩子放到塔沟。

  很多家长有一种误区,认为一所严格的学校,就像那座压着孙猴子五百年不得动弹的五指山,可以将自己的小孩制得服服帖帖,不敢造次。

  同学李某,标签:网瘾少年!辍学在家称大王。稍不留神就会走上左青龙右白虎的日子。

  咱们分班特别细,进学校也不用面试笔试,想往哪方面发展就报哪个班。其中演出班和影视班偏贵。

  演出班就不用说了,那可是张大导演认可的。自从两年前一位从塔沟武校出去的校友,投资了一部名为《药神皇太子:龙之刺》的电影。

  时至今日,纵使这样的学费对于一些乡村家庭来说略微昂贵,仍旧有很多父母愿意供着自己的孩子上这所学校。

  世道险恶,不求孩子能多富贵,至少遇到危险时还能保护自己。男生是如此,女生也是。

  在塔沟这一众铮铮铁汉中,也不缺乏习武俏佳人。三万多学生规模中,每年都有五千上下的女生。

  而且绝大数女生选择的武术专业是散打、跆拳道、拳击等。都是实打实的,一点都不带怕的。

  这些年来,塔沟在人们的视野中不咸不淡地出现着。有优异的成就,可也出现过不那么光彩的的事情。

  它的旧,在于管理机制,在于大众对它的看法,在于武术是一种历史悠久,传承百年的学科。